怎样做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信息图

分享给朋友:

信息图是数据新闻报道较常使用可视化表现方式之一。报道者希望借助此类包含数据、信息的图像来阐释较为复杂的信息。不过,在信息图泛滥的当下,该从哪些方面着手,才能制作出一张令人印象深刻的信息图呢?以下是近年来研究者就在此方面得出的研究结果,值得信息图设计师在实践中参考。

1、记忆本身能增强信息图的有效性

人类的记忆一般被视为非常容易出错。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医学中心认知科学家却有不同的观点。他们在2008年8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人类大脑在某一刻捕捉到的视觉细节要比人们惯常认为的多得多。

研究人员让实验参与者在连续5.5个小时内观看2500件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不同物品,每件物品停留时间仅3秒。但参与者随后却能从检测图片中挑出大部分印有自己曾见过的物品的图片,准确率近90%。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仅记得自己见过一只破裂的蛋,还清晰地记得流出的蛋清汇聚成了圆形图像。

换句话来说,人们回忆一幅令他们印象深刻的画面时,大量信息也会伴随着从脑海中浮现,就像粘在大衣上毛刺。
这一发现对从事可视化工作的人们来说意义重大。这意味着记忆本身就能够增强信息图的有效性。但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让图像变得令人印象深刻?

2、习以为常的元素更容易让人记住

哈佛大学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博士生Michelle Borkin和多名合作者就上述问题进行了“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可视化研究”。

研究团队从一系列出版物和网站上搜集了超过2000张富含信息的图片,希望从中能发现哪些图片能以内在的(intrinsic)、自动的(automatic)方式而容易让人记住。Michelle Borkin形容这一方式是“前注意”(pre-attentive),即“无需有意识地思考图片的内容,一看就有东西留在你脑海中,或者什么也没留下”。

研究者对收集来的图片进行了“视觉分类”(visual taxonomy),共挑选出410张有代表性的图片,在网上进行在线实验,以判断哪些因素最能容易留在人们的脑海中。

实验参与者在实验过程中反复观看这一批图片,并需要指出曾见过的图片。重复出现的图片间隔维持在91张至109张图片之间,以控制时间对记忆的影响。

研究人员最终发现,最令人难忘的12张图片中有11张都包含着属于“人类可识别物体”的元素,无论是照片、人体部位的图像或是图标,都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内容。

Michelle Borkin从中得出的结论是,“含有人类可识别物体一般都能让图片容易令人记住。”

3021394-inline-supplemental-infovis128-21

 (Michelle Borkin及其研究团队在实验中发现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信息图)

3、图片颜色多、内容繁杂更“受宠”?

研究人员还发现其他制作成功信息图的秘密。首先,颜色是关键,与仅有少量颜色或黑白渐变的图片相比,伴有6种以上颜色的图片更容易让人记住。

而在图片内容繁杂度方面,Michelle Borkin及其团队也有与以往较为不同的发现。
有部分人认为,视觉密度(visual density)过大会(令图片)显得“混乱”。譬如,视觉专家Edward Tufte就曾指内容复杂的图片是“图表垃圾”(chart junk)。

但研究人员反驳了这一观念,Michelle Borkin称,在研究中所发现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图片描绘的是恐龙进化史,印有诸多恐龙的图像。或许这并非完全必要,但很难说这些元素是多余的,因为它们有助于增强图像的深刻性。

研究团队由此得出结论,内容元素多样能让图片更容易扎根在民众的脑海里。

4、条形图“大众脸”容易被遗忘

圆度是增强记忆性的另一项标志。(毕竟,人类的头脑喜欢曲线。)相反,基本的条形图和图表较容易让人遗忘。

Michelle Borkin最先以为人们对条形图更为熟悉,这类图像最容易让人记住。但他们在实验中发现,这类图像过于相似而难以区分,导致参与者在实验过程中错误地以为某些条形图曾多次出现。

研究团队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所有条形图看起来都一样。” Michelle Borkin 认为,“每一张条形图设计都相似,而其他图像在布局和结构上的变化更丰富,因而也被证明出更容易让人记住。”

least_memorable_infographics

(Michelle Borkin及其团队在实验中找出的最容易让人遗忘的信息图)

不过,Michelle Borkin及其研究团队强调,所完成的 “如何令可视化效果更有效”的探索仅是皮毛,仍未就人们如何很好地保留了图像中的信息这一问题给出答案,研究仅停留在实验参与者是否记住这些图像的层面上。

Michelle Borkin目前已就视觉理解问题开展了类似的研究,她预想,“图表垃圾”和多余的设计元素可能会(给设计效果)带来负面的影响。她也提醒,“图标、图像和人类能识别的物体都能够令可视化作品更令人印象深刻。但这里要注意,要确保设计容易让读者理解。”

一张信息图如果仅做到令人印象深刻,却无法让人理解,就难以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

本文经授权编译自Eric Jaffe的“The Secrets Of A Memorable Infographic”。

作者简介

王齐龙

关注时政、数据新闻。现供职于中国新闻周刊,从事国际新闻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