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数据,右手调查——2015全球深度报道大会回顾

分享给朋友:

Lillehammer是挪威的一个小镇,距离首都奥斯陆约两小时火车车程,是1994年冬奥会举办地。此地人口不过两万,却在今秋迎来了全世界各地近千名深度报道从业者——记者、编辑、设计师、程序员、大学老师、专业讲师,参加2015全球深度报道大会(GIJC2015,全称Global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Conference),百年历史的饭店Radisson Blu Hotel在四天间成为扒粪者(muckracker)大本营。

GIJC今年已经是第九届,是全球最大的深度报道盛会。从2001年在丹麦哥本哈根举办的首届大会至今,已经聚集了超过5000名从业者。GIJC由全球深度报道网(GIJN, the Global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Network)筹办,并借助其全球会员机构的网络,从而使得大会每次能够在世界不同的国家举办——阿姆斯特丹(2005),多伦多(2007),利勒哈默尔(2008),日内瓦(2010),基辅(2011),里约热内卢(2013),调查新闻的火种也随之播撒的愈来愈广。

数据,数据,还是数据!

普通人对调查记者的印象会是怎样呢?大约还是和“调查”脱不开关系——暗访、卧底、线人等等词汇。在GIJC现场,看到许多四五十岁甚至白发苍苍的同行,也不太会用“极客”来形容他们。但事实是,三天的会议议程,有超过60场数据新闻环节,其中四分之三都是实操类。从基础的Excel入门和网页搜索技巧,到Python编程和SQL数据库语言,再到安全信息加密和数据可视化,只见串场时与会者各种抓耳挠腮——想去的太多,不知道去哪个好!

现代记者需要全副武装已是业界共识,要做好深度报道,左手数据、右手调查,带好这把双刃剑,才能走遍天下都不怕。笔者参加的一个分享会,由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的两位记者(做调查为主的Sasha Chavkin与做数据为主的Cecile Schillis-Gallego)主讲他们所作的关于世界银行的调查,便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他们从世界银行的公开数据入手,经过严谨的数据分析验证,结合全面的深入报道,成就了《世界银行背弃对贫困人群的承诺》的调查稿件。他们发现,在过去十年间(2004至2013年),世界银行的969个发展项目使340万人口被迫迁移故土,而银行并没有遵守承诺为这数百万民众妥善安排居所、补偿损失。报道团队共获取了60,000份世界银行公布的因发展项目而产生迁移的文件,经过10个月的数据处理验证,结合了在华盛顿(世界银行总部)以及项目所在地的报道,克服了语言(即便是世行的文件也并不完全是英语)、线人(世行内部的线人是最难攻克的,Sasha说)、数据不完整(例如有些项目并没有按照内部标准进行记录)等等的困难,最终才完成这个故事。[阅读更多:《如何调查银行》

Evicted and abandoned

另外一些将数据与调查完美结合的案例有:

以及获得本年度全球亮光奖的作品(作品链接为英文,关于这三个作品的中文介绍与调查方法:戳这里):

跨国合作

GIJC不负“全球”的名号,此次与会者来自于140多个国家,有数十场涉及亚非欧美的跨境调查的专题报告和圆桌讨论,还有专门的地域跨境交流环节,帮助不同国家的与会者相互认识并交流选题。由于全球化的影响,如今做深度报道也需要越来越多的国际合作和全球化的资源共享。

如前文提到的移民档案(The Migrants’ Files),便是跨境合作的一个极佳案例。欧洲难民问题历史背景复杂、涉及国家众多,绝非靠一个国家的一家媒体可以包揽所有的报道。这个项目由德国数据新闻机构Journalism++的Anne-Lise Bouyer与瑞士记者Sylke Gruhnwald在2012年发起,将多国记者及机构联合起来,最终组成跨15国的协作团队。(详细的工作方法,完整数据表格,以及相关的报道都可于报道网站下载。)

Migrant Files

《移民档案》项目网站

 

与会者之一,来自北京外国语学院的展江教授,在其《国际新闻界的跨境调查与全球治理》一文中,提供了一笔有意思的注脚:

“我参加过2011年在基辅举办的第七届大会,当时的乌克兰总统还是亲俄派的亚努科维奇。虽然他被认为具有集权倾向,但是对于大会的召开没有过任何干预。然而从此次会议来看,亚努科维奇已成为媒体的调查对象:乌克兰记者揭露了他去年下野和逃往俄罗斯前后企图销毁贪污腐败证据的种种行为。此类跨越国境的跟踪调查是本次会议最为集中的主题之一”

如需更多跨国调查资源,可参考全球深度报道网整理的,由曾经供职于《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追踪过战犯、调查过机密文档的新闻调查专家Margot Williams分享的在线资源检索链接

中国声音

展江教授(左一)、陈婉莹教授(左二)正与Assignment China系列纪录片制作人Mike Chinoy交流。

展江教授(左一)、陈婉莹教授(左二)正与Assignment China系列纪录片制作人Mike Chinoy交流。

此次大会来自大中华地区的与会者超过十人,估计是创了GIJC历年来的记录了。除了一些老面孔——例如香港大学陈婉莹教授和儒雅博学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展江教授,还多了许多年轻面孔和国内调查新闻界的中坚力量。他们的在场与分享为世界了解中国新闻界的动向提供了难得的声音。

在“中国调查”环节中,来自不同媒体的记者以天津爆炸调查报道、“谷俊山系列报道”等案例,分别谈了在中国从事调查报道,怎样才能做到专业和突出。北京外国语学院教师王士宇在“调查新闻教学”环节中,分享了他如何通过指导北外学生刊物《107调查》来培养新闻本科生做调查报道、揭露事实,帮助弱势群体。

同时,这种大幅度的国际交流,也有效的帮助中国记者了解国际前沿。《新京报》记者范春旭在会后感想中写到:

中国国内许多媒体在新闻报道中,也对数据进行收集和分析,但只是作为文字报道的简单补充、说明,对通过数据讲故事的方式等并未给予足够重视,对数据的处理也未起到让读者过目难忘的效果。不仅如此,国内媒体的很多数据新闻也局限于某些正在或已经发生的新闻事件,而国外诸多媒体在此基础上,还一直尝试提供很多非新闻性的个性化信息。

等不及想参加下一次的大会?关注本网以及全球深度报道中文网吧,及时获取明年的亚洲大会与2017年在南非举行的全球大会的消息。

 

资源链接

全球深度报道网中文站已经将许多会上的数据类干货整理成中文,选择推荐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