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编辑室试水虚拟现实

分享给朋友:

“一个好的故事不是把你‘指引’到那儿,而是把你‘放’到那。某种程度上讲,故事是一种运输。它把你从你原本在阅读的地方带到另一个时空当中。”

这段话出现在美国作家、编辑Roy Peter Clark的文章 <This is why we write stories> 当中,尽管Roy所说的并不是如今炙手可热的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然而一定程度上,它讲出了近年来Newsroom不断试水VR的终极目的——把读者带到现场去
2015年开始,VR在各大媒体登台试水。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连同沉浸式媒体公司Ryot纷纷发布令人眼前一亮的VR项目,以下为读者一一详解:

1. 虚拟抑或现实:打破时空隔阂

华尔街日报:纳斯达克之旅
vr_nasdaq

当有人说到一个作品把3D、D3.js、VR结合起来,没人会落下华尔街日报的“Is the NASDAQ in another bubble? A virtual reality tour of the NASDAQ”。财经指数通常枯燥,财经报道也往往少有创新,而这个突破性的项目却让读者亲自坐上股市过山车来体验一把——它把纳斯达克1996年开始21年来综合指数的变化曲线放在一个3D模型上,读者像是坐在以这个曲线为轨道的”过山车“上,体验21年来的起落跌涨,同时还有随时变化的文字注释,详解曲线变化背后的政经背景。作品一出,行业内外叫好声不断,“太酷了”是大家的第一反应,尽管称赞之后亦有质疑:这样一根曲线,用静态图或者交互展现出足矣,甚至可以增加更多的信息维度,费时费力做出这样作品是为何?

华尔街时报视觉全球总监Jessica Yu面对采访时介绍说,读者对这个作品的反馈非常好:

“我们收到很多这样的推文,比如‘我本来一辈子都不会去看这样一条乏味的纳斯达克时间轴,但是这个作品把它带进了我的生命。’”

不过Jessica也说道,“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每一次解读市场动态的时候都会用到VR,我们会去努力找寻对于每个故事最好的表达工具。”可以说,这个作品将财经新闻变得更加易于接受,更加有趣。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Walking New York”

walking

不同于华尔街日报对纳斯达克曲线将读者带入一个由数据构成的虚拟空间,纽约时报杂志则通过虚拟现实来为读者重现新闻编辑室背后的制作过程。

2015年4月,纽约Flatiron大厦前的人行道上出现了约46米高的黑白肖像,那是一个阿塞拜疆移民的照片。行人如常行走,照片存在了24小时,期间直升机拍下了这不寻常的实景,用于制作当期纽约时报杂志的封面。为了重新呈现这个不同凡响的封面制作过程,纽约时报和第三方团队Here Be Dragons使用VR技术将其记录下来。

杂志主编Jake Silverstein说:“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大家会觉得这是Photoshop做出来的,这也正是一个用VR的好机会,不是把读者送到一个不能企及的地方(这毕竟就是曼哈顿的中城),而是把他们送到一个已经逝去的时间里。”

在这个只有七分钟的VR视频中,读者可以全方位看到法国艺术家JR的策划、街头拍摄、粘贴到直升机拍摄全过程:JR在阐述想法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其他人的反应,编辑室里的环境;街头拍摄时,默认镜头对准被拍摄者,你也可以转头看看JR和其他助手在干嘛……这些角度让读者充分身临其境,感受到这个”野心勃勃“的封面制作全过程。这个实验背后是法国艺术家JR的创意以及制作公司Here Be Dragons的支持。

Silverstein觉得这是去把人们带到新闻故事中的一步尝试:

“你可以想象得到,VR在很多方面可以增强我们的工作,特别是在国际报道方面。”

 

2. 还原现场,感知社会百态

新闻机构的更多虚拟现实尝试仍然是为了和新闻事件或者社会议题相结合,把读者带入某时某地,去感受故事的发生现场。

美联社/RYOT:“Seeking Home”

vr_seekinghomes

另一个不得不提的VR新闻作品是“Seeking Home: Life Inside the Calais Migrant Camp”,由美联社和多产的记录式VR工作室RYOT合作,用VR手段将读者带到法国北部的Calais难民营,可以看到那里的移民者和难民为他们女儿的最后一程最准备,要攀爬一列运货车通过英吉利海峡开始在英国的新生活。”

Ryot的COO Molly Swenson对于未来VR在新闻工作室中的应用充满自信:

“我们可以看到,新闻的未来是沉浸式和行动导向的,无论从哲学上还是技术上,VR都是我们能找到的去帮助人们真正懂得,并且把他们和那些每天出现的大标题联系起来的最佳方式。”

美联社的策略主管Francesco Marconi也曾经说道,“VR空间对于新闻创新有着巨大的潜力,我们很期待和Ryot一同去开发这片空白”。

 

卫报“6×9”:体验单独监禁的恐怖

vr_confinement

“6×9”是卫报的第一个VR项目,让观众置身于“6×9”feet 大小的牢房中,体验每天22小时左右被囚禁其中的生活。拍摄包含很多细节,肮脏的白砖墙上的裂纹会慢慢变形龟裂,角落里偶尔会有一瞥的鬼魂般的眼神,还有监狱上方偶尔“飘动”的监视者,墙上的涂鸦若隐若现,拼出“幻觉”、“不安”、“妄想狂”、“自我伤害”、“身份消失”等字样。为了作品的真实性,其音频还是来自于PBS的纪录片《Solitary Nation》,有来自我们不能从画面上看到的狱友萦绕于心的尖叫声、呻吟声、子弹声、脚链的叮当声。

这个作品试图阐释,并让读者了解长期独处会如何影响人的心智,而处于这种单独监禁的人单单在美国就有大概8万到10万人。如若不是通过虚拟现实,很难让监狱之外的人对其状态有所体验。

 

3. 国内新闻业的VR试水

vr_village

2015年9月由财新视频和联合国联合摄制的“山村里的幼儿园”正式发布,这是中国首部VR纪录片,描绘了一幅贵州松桃大湾村、湖南古丈关于留守儿童和山村幼儿园的乡土社会图景,影片内容包括留守儿童、进城务工父母以及在农村工作的志愿者教师。关于为何选择VR来呈现这个题材的纪录片,联合国高级顾问兼电影导演Gabo Arora觉得是因为VR更容易让人产生同理心,“虽然在物质上这些留守儿童不一定有多么匮乏,但与父母的长期分离造成了他们许多精神上的缺失。我们希望影片能让人们意识到,虽然我们有了经济增长,但我们在照顾其他人方面依然有很多事情要做。”

根据2013年官方报道,全国有610万乡村留守儿童,大概占到全国儿童的五分之一。财新视频总监邱嘉秋曾在接受All China Tech采访中也提到,“VR纪录片的主题应该是能够引起公众意识和深刻思考的,而我们选择留守儿童作为第一个VR纪录片的主题也是因为这是财新多年一直跟踪报道的问题”。在首次尝试后,财新传媒在财新视频中开设了“VR实验室”,对日常报道和纪录片继续摸索。

纪录片之外,国内更多的尝试出现在日常突发报道中,很多新闻机构逐渐推出自己的VR栏目:例如,澎湃新闻在成立之初就设立了“全景现场”,其中对2015年发生的深圳滑坡事故做出第一时间VR现场报道,收效亦很好,一些电视台,例如CCTV、东方卫视、深圳卫视等,都与VR 内容团队合作录制 VR 电视节目。

 

细水长流,抑或昙花一现?

国内外各家新闻编辑室纷纷尝试的虚拟现实作品,通过逼真的呈现,从很大程度上扩宽了读者的使用体验,使得读者可以打破时空的限制,沉浸到新闻场景,体会当事人的状态与情绪。与此同时,VR的不低成本和传播效果依然存在瓶颈,为其是否能走向大众化的未来增加了不确定性。敬请期待《新闻编辑室试水虚拟现实》下篇,为读者进一步解析VR背后的制作与挑战。

 

责任编辑:马金馨

作者简介

刘佳昕

迈阿密大学新闻专业在读研究生,专攻数据可视化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