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美国大选中的数据新闻

分享给朋友:

这番对美国大选的媒体狂热,反映到数据新闻,是什么特点呢?一位纽约时报的图片编辑曾说起,整个部门重点做大选,一些在其他年份会被引起关注的新闻,今年都退居二线。华尔街日报制图组的一位负责人也曾表示过类似的情绪,全部门最热衷的选题就是大选。

媒体对大选的热爱不是没有理由的。媒体是公众了解大选最直接的渠道,大选也为传统媒体带来了生机,ComScore 十月份的数据显示,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在大选年的订阅用户较去年同期增长近1.5倍,相比之下,BuzzFeed 和 Huffington Post 与去年基本持平。传统媒体的很大一部分增长,归功于大选的视觉报道。

我心目中本年度美国最佳数据新闻项目,几乎要被大选包揽了。

除去每逢大选年必做的地图、统计一类选题,媒体在分析类的、和社交媒体有关的、和众筹相关的话题上,各有各的特点。以下做一个小盘点,只选取我认为拓展了数据新闻报道边界、亮眼睛的项目们:

 

亮点一:预测

媒体使用数据模型做选举预测,因 Nate Silver 的准确预测 2008 年大选而被人认可,今年遭遇滑铁卢,纽约时报两根交叉的获胜概率曲线被传阅和嘲笑无数(见图1)。

纽约时报大选当夜赢率预测走势

图1: 纽约时报大选当夜赢率预测走势

但有争议,必因为它已成一定气候。

Nate Silver 所在的 538 团队在今年六月底就发布第一次关于大选的预测,时间早得让人不禁截图存档。同时发布并在后期有跟新的方法论页面,仔细描述了计入模型的变量和权重,值得对大选预测有兴趣的朋友好好研读。

538 六月底的大选预测

图2: 538 六月底的大选预测

纽约时报在大选夜的指针盘更是抢夺眼球,不停晃动的指针在当晚便引起争议,被指责通过装饰性的晃动着的指针,制造了不必要的不安情绪,指针盘的制作者 Gregor Aisch 写文辩护,说指针的摇摆并不随意,是在 25-75% 的可能性区间内,同时,指针的晃动强调了预测的不准确性,因此是更准确的。

纽约时报大选夜赢率仪表盘

图3: 纽约时报大选夜赢率仪表盘

这至少说明了两件事,第一,使用预测和根据预测做分析已经被大众接受,必将成为日后有能力的媒体报道大选的常规手段;第二,对视觉的消极信赖,会掩盖数据本身的不准确性,这一点会让媒体在日后的数据视觉报道中更审慎,同时提高了公众读数据的警觉性。两件都是好事。

要注意的是,做预测的不仅仅是这两家。基本每个主流媒体都会出一个自己媒体的大选结果可能性分析。而在方法论上,虽然所有媒体的预测都基于民调,但并不是每个媒体都会选用类似纽约时报或 538 的数据模型。

 

亮点二:媒体影响分析

希拉里落败后,纽约客写评论提到,住在海岸线城市的精英们都生活在一个自由派的大泡泡( liberal bubble )中。This American Life 在十月的一期播客中提到,在这个大选年,谎言都成了真相:特朗普支持者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相信奥巴马谎话连篇,希拉里应该进监狱,而特朗普是拯救美国唯一的希望。虽然 Mark Zuckerberg 在大选后否认 Facebook 上假新闻对选情的影响,但在这一次特别分裂的选举中,多少人在 Facebook 上因为好友发出政见不合的内容而取关,社交媒体对选举结果的影响很难证实,但无疑是构建泡泡的重要推手之一。

这个特别有趣的话题,也被多家媒体关注到并制作了可以量化的分析。华尔街日报首当其冲,在2016年年初就推出项目 Blue Feed, Red Feed:取决于Facebook 如何界定你的政治倾向,你将会读到完全不同的新闻内容。这个项目把两个阵营可能读到的内容并排放在一起,让你看一看泡泡外的群众在读些什么。

图4: Blue feed, Red feed/WSJ

图4: Blue feed, Red feed / WSJ

大选期间,BuzzFeed 在 Facebook 上选取了三个极左的小组、三个极右的小组以及三个主流媒体,并对其发布的新闻进行监测发现,在大选早期,大部分的读者更容易点开真实的新闻,而到选举后期,假新闻们比真实的新闻收获了更高的点击率。

图5:BuzzFeed 对 Facebook 用户阅读假新闻的分析

图5:BuzzFeed 对 Facebook 用户阅读假新闻的分析

数据新闻团队对选情影响的分析不止步于社交媒体。使用 Political TV Ad Archive 的数据,纽约时报在第一场电视辩论后,收集了三家主要电视台在做第一场辩论报道时所截取的辩论片段,做了一个可视化回顾。哪些是媒体认为的亮点?自由派和保守派电视台在辩论亮点的判断上基本类似。

图6: 大选辩论媒体截取片段对比/ NYT

图6: 大选辩论媒体截取片段对比/ NYT

对大选的分析还延续到网络媒体。Vox 在大选后对纽约时报和 Fox News 网站首页做分析发现,相比较“特朗普提出把所有穆斯林赶出美国”,媒体更喜欢把希拉里的邮件门丑闻放在头条的位置。

只要有数据,就可以分析。媒体对自身和社交媒体议程设置的拷问在这次大选中由数据分析和视觉呈现达到叹为观止的高度。

 

亮点三:探入细节

华盛顿邮报的意见版编辑在大选后曾写过一篇反思媒体表现的文章,其中援引了 Peter Thiel 对媒体的一句批评,大意是说,媒体总是把特朗普说的话当真了,而从没有把他当真。

The media is always taking Trump literally. It never takes him seriously, but it always takes him literally.

这句话说得实在准确。特朗普说,我要在美墨边境要造一堵墙。后来这句话变成了一个民粹主义的政治隐喻,华盛顿邮报因此受到启发,研究了全球哪些国家之间目前存在边境墙,并做出了一个极其精致的多媒体项目

图7: 墙的新时代 / Washington Post

图7: 墙的时代 / Washington Post

特朗普说,“我们要遣返所有在美国信伊斯兰的人。”《纽约时报》算了一下,按照他所说,有多少人会被遣返。

特朗普说,“我虽然很有钱,但是我有 Trump Foundation 啊,我一直做慈善的。”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不辞辛劳,给几百家特朗普可能捐款过的慈善机构一个个打电话,来确定其实他根本没捐过多少钱。

图8: 华盛顿邮报记者调查川普捐赠情况的手稿

图8: 华盛顿邮报记者调查特朗普捐赠情况的手稿

特朗普说,“如果我当总统,首先我要给所有人减税,我能消减年预算,我还能减轻国家负债。”Vox 给他算了一笔账,按照他所提出的年预算和政府项目,所有人都会要交更多税。他们把它做成游戏,读者选择一个候选人,来计算在其提议的政策下要交的个人税收。

图9: 税收计算器/ VOX

图9: 税收计算器/ VOX

 

其它:难以分类的有趣项目

实在不好分类、却也很值得一提的还有两个项目。

一个是 Vox 大选当天推出的 Emotion tracker 。你可以选择自己投票的候选人,以及当时的心情,选好后你的选择会和所有人做的选择一起显示在一个 2×2 的向线上。它可以多次登陆跟踪自己的心态变化。作为一个众包项目,它完全展示了选举前夜到选举结果揭晓阶段(自由派)人们的心情。直到选举当晚 9 点之前,选择最多的心情是“不安 ( anxious ) ”,到9点之后,Vox 读者们大都选择了“害怕( afraid )”。从创意到页面设计,再到呈现出的信息,这都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项目。

图10: Emotion Tracker/ Vox

图10: Emotion Tracker/ Vox

另一个项目,是华盛顿邮报在临近大选时,对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人 Wikipedia 上词条修改次数和条目做了分析。特朗普在此次大选前没有担任过公职,他的词条在此次大选中被改写9000多次,而希拉里作为政客老面孔,被改写的次数少了很多。华盛顿邮报还分析了改写中恶意改写的次数和条目,很显然,两人的支持者都跑去修改了对手的页面。

 

媒体在这次大选中的创新和过失,让我们对下一个大选的到来有了更多期待。

 

作者简介

周优游

数据新闻记者,交互设计开发,致力于讲当讲的故事,给更多人听。目前供职于美联社。